当前位置:wpedu.com情感秦始皇的女人(说说那些与秦始皇有关的女人)
秦始皇的女人(说说那些与秦始皇有关的女人)
2023-01-25

秦始皇号称“祖龙”、“千古一帝”,民间关于他的故事很多,但绯闻很少。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秦始皇不好色。

杜牧写《阿房宫赋》,极力渲染秦始皇后宫女子之繁,称:“雷霆乍惊,宫车过也,辘辘远听,杳不知其所之也。一肌一容,尽态极妍,缦立远视,而望幸焉,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。”

但无论杜牧怎么渲染,却没有谁能从相关史料中指得出这海量女子中任何一个的名字,更没有谁说得出最受秦始皇宠爱的女子是谁。

受司马迁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和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里面记载的影响,一直以来,世间都咬定是赵高、胡亥、李斯合谋矫诏,通过搞“沙丘台政变”,篡夺了扶苏的继位权。大家的依据,无非是说按照西周传下来的嫡长子继承制,帝位应该是要传给嫡长子的,胡亥是幼子,帝位不应该落在胡亥身上。

但是,扶苏与胡亥,到底哪一个才是秦始皇的嫡子——即正妻所生的儿子?没有谁说得清。大家只知道,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有提到“少子胡亥爱慕请从”,即胡亥是秦始皇幼子;而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里有赵高提到的“无诏封王诸子而独赐长子书”,即扶苏是秦始皇长子,仅此而已。

而从秦襄公正式建国算起,在秦国六百多年的历史中,先后出现过38位太子,这38位太子中,只有3位是长子,所占比例很低。

另外,所有史书都不记载秦始皇正妻的名字,可知他与这位正妻的感情不好。

《初学记》卷一〇《中宫部·皇后第一》明明说了:“秦称皇帝,正嫡曰皇后,汉因之。”

帝王称皇帝,帝后称皇后,属于秦始皇首创。

秦始皇要么是还没册立皇后,要么册立了皇后而与皇后感情不睦,否则不应该出现史不载其皇后的奇怪现象。

而且,根据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所写,秦二世胡亥登基之后,为了清除祸患,血腥地向自己的兄弟挥起了屠刀,其中有六位公子戮死于杜。有三位公子被先囚后杀。《李斯列传》又说,秦二世即位后,有公子十二人僇死咸阳市,有十位公主死于杜。另有一位公子高求为先帝殉,葬于丽山脚下。

史家推断,秦始皇的子女有三十四人之多,比汉高祖刘邦多多了。

那么,秦始皇宠幸过的女子定然不在少数。

偏偏,谁也搞不清楚秦始皇最宠爱的女人是谁,只能说,秦始皇的情感生活,隐藏得太深了。

乐资《九州志》里倒是说,海盐县有山名秦径山,盖因秦始皇经此,美人葬于此山下,有美人庙,故名。

还有,《古今图书集成·职方典》说,秦始皇巡山东经文登县北三十里山岭,有妃生子而死,于是自烧其车,该岭名“烧车岭”。

……

但这些都是民间传说而已,可信度很低。

和秦始皇有关的女人,正史上可以查得到的,共有三个。

一个是生于巴地、名叫清的寡妇。

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中有记载:“巴寡妇清,其先得丹穴,而擅其利数世,家亦不訾。清,寡妇也,能守其业,用财自卫,不见侵犯。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,为筑女怀清台。”

巴寡妇清的夫家经营丹砂矿业,家资雄厚,她在丈夫死后,以弱质女流之身,操持起偌大一份家业,“用财自卫,不见侵犯”,很了不起。

秦始皇一方面欣赏她的能力,一方面为了嘉奖她的坚贞,在咸阳召见了她,并在送她回巴地后,命人为她筑起一座“怀清台”。

司马迁因此情不自禁地赞叹道:“清,穷乡寡妇,礼抗万乘,名显天下,岂非以富邪?”

秦始皇之所以如此敬佩与赞赏巴寡妇清这位“贞妇”,有人推测,跟他的母亲赵姬的“不贞”有关。

赵姬是第二个与秦始皇有密切关系、且史记上有记载的女人。她原本是“赵豪家女也”,即赵国富豪人家的女儿,被卫国大商人吕不韦纳为家姬,被在赵国充当人质的秦始皇之父异人看中并从吕不韦手中索去。嬴异人壮年早逝,赵姬成了太后,私生活混乱,与假太监缪毐私通,生有两子。可气的是这个缪毐无法无天,竟敢自称是秦始皇的“假父”,还发动了叛乱。秦始皇悲愤交加,平定了变乱后,将嫪毐五马分尸,并将嫪毐的两个儿子摔死。

这里要说的第三个与秦始皇有关的女人是孟姜女——这个人,原本与秦始皇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,但民间讹传太广,成了黄泥跌落裤管——不是屎也是屎,没关系也变成有关系了。

孟姜女的原型是“杞梁妻”,即杞梁的妻子。

杞梁是春秋时齐国大夫,其生活年代与秦始皇时代早了三百多年。

《左传》中记载:齐庄公四年(公元前550年),齐师伐卫、晋,回师袭莒。杞梁在激战中被俘而死。“杞梁妻拒齐庄公郊外吊唁”。

后来的《礼记》把“吊唁”的情形具体化,说杞梁妻“哭之哀”。

战国时期,《孟子》加强了杞梁妻“哭之哀”的效果,说“杞梁之妻哭其夫而变了国俗”。

“杞梁妻拒齐庄公郊外吊唁”的情节由此变成了“杞梁妻哭夫”。

西汉人刘向编著《列女传》,在“杞梁妻哭夫”之后,别出心裁地增加了“城墙为之崩塌”、“壮烈投淄水”的结局,感人心怀。

东汉人王充的《论衡》补充了“城墙为之崩塌”的“细节”,说杞梁妻的哭声震崩了杞城的城墙,一共有五丈之多。

西晋人崔豹作《古今注》,把杞城写成了一座富有感知能力的神城,说它受不了杞梁妻撕心裂肺的哭声,“感之而颓”。

北魏人郦道元编《水经注》引《琴操》文,把王充、崔豹等人说的杞城改成是莒城,理由是杞梁是死在莒城争夺战中的。

唐代诗僧贯休觉得杞城、莒城都是小城,气势不够宏大,杞梁妻要哭就必须哭倒长城!

所以,他在他的诗《杞梁妻》中,把杞城、莒城改成了长城。

那么,原本发生在春秋时期的事就被他来了个乾坤大挪移,挪到了秦代。

贯休诗《杞梁妻》开首的第一句,就是“秦之无道兮四海枯,筑长城兮遮北胡”。

从此,秦始皇就和杞梁妻拉上关系了。

不过,在贯休的诗里,杞梁妻还是杞梁妻,被写成是“杞梁贞妇”。

把“杞梁妻”改成了“孟姜女”,应该发生在明代。

因为明代征发民夫修筑长城,民间怨苦,有人要借古讽今。

凭什么说“孟姜女”就是“杞梁妻”呢?

因为,一开始,“孟姜女”的老公还叫杞梁,被秦始皇征发去修筑长城了。

不过,可能有人知道了杞梁是春秋时期的人,与被秦始皇征发去修筑长城的背景严重不符,就偷偷地把“杞梁”改为了“万喜梁”或“范喜良”。

这么着,“万喜梁”或“范喜良”修筑长城,孟姜女千里送寒衣,然后哭夫十日,万里长城轰然倒塌,这一系列惊天动地的情节就串联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了。

秦始皇和杞梁妻的生活年代相隔了三百多年,却被人们硬生生地拼凑在了一起。只能说,秦始皇的感情生活隐藏得太深了,要编造一则绯闻,也这么困难。